qy88千嬴国际官网-www.qy88.com

诺奖之星,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医务人士应该什

尽管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博士和最难的奥数班,但中国籍科学家在自然科学领域诺奖之路上两手空空的窘状依旧。现存科研大环境的不利因素,真的是中国籍科学诺奖路上两手空空的唯一理由吗?我们的科研工作者该如何规避机制体制短板,发挥中国独特优势而有所建树呢?

肿瘤防治中心麦海强教授获首届“诺奖之星”

也许我们可以听听来自2015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委员的声音。


传道:科学不容杂质

稿件来源:肿瘤防治中心 | 作者:肿瘤防治中心 | 编辑:刘嘉 | 发布日期:2015-05-13 | 阅读次数:

在推动科学往好的方面发展最重要的媒介和工具不是金钱或设施,而是好奇心和诚实。真相永远是最重要的成功标准。真相永远只有一个,但谎言却有无数张面孔。--2015诺奖峰会学术委员会委员,2013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ThomasC.Sdhof在接受峰会组委采访时的一段话发人深醒。Sdhof坦言,任何科学家都不能计划着去得诺贝尔奖,它只关乎科学,得到诺奖是没有捷径的。

图片 1

如今这样一个浮躁的社会现实下,诺奖峰会的到来,对于我国而言意义重大。诺奖峰会组委会委员,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胸外科主任支修益教授告诉记者,把诺贝尔将获得者请到中国来开峰会、论坛,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。以往我们相对较高规格的就是院士论坛,有一定的效果,但总体而言,效果并不是太好。因为中国的院士与诺贝尔奖的产生办法不太一样。

5月8日下午,由中华中医药学会、诺贝尔奖得主国际科学交流协会、哈佛大学医学院MGH肿瘤中心主办的“第二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暨院士医学论坛”在京举行。5位诺贝尔奖得主、16位中美院士、30多位知名医院院长出席。我校肿瘤防治中心鼻咽科麦海强教授荣获“临床医学诺奖之星”称号。图片 2我校肿瘤防治中心鼻咽科麦海强教授荣获“临床医学诺奖之星”称号 论坛开幕会现场,共有9位中青年医学研究工作者分获4个领域的首届“诺奖之星”。麦海强是临床医学领域唯一一位此殊荣者。此外,基础医学、转化医学、中医药学3个领域“诺奖之星”获得者有8位。 首届“诺奖之星”由诺奖得主国际科学交流协会主办,历经半年左右时间,经专家媒体推荐,共130位科学家入围,再经20位院士遴选,最终9人获此殊荣。 峰会发起人、2006年诺奖生理医学奖得主Jack Sostak介绍,诺奖峰会创立的目的,在于给中国青年学者提供平台,让他们感受诺贝尔奖的精神,也旨在鼓励中国医学生促进中国医学和西医之间的沟通和对话,培育创新型思维,加快我们对人类健康的认识。

现在很大程度上,踏踏实实做学问的人所获得的机会并不多,反而是哪些比较会运作,善于包装的人却能够获得更多的支持和机会。峰会组委会委员、北京大学首钢医院院长顾晋教授对于科研领域的这一现象直言不讳。诺贝尔奖不是靠送礼、公关获得的,它能得到全球科技界认可的核心和本质是诺奖精神的存在。诺奖峰会的核心和本质就是延续和发扬诺奖精神,还学术界一片干净、纯粹的天空!

支修益对此表示甚为认同,他表示,获得诺贝尔奖的人有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获奖了,而院士则不然。可以肯定的说,一部分院士是通过包装、公关而上位的。正是由于我国院士制度还存在一些瑕疵,甚至在全国两会都成为讨论的热点。而诺奖则是在全世界范围内海选,在每个领域仅仅关注科技研究成果的创新性、成果转化以及对全人类的贡献。借诺奖峰会这次次很好的契机,让学界乃至全社会认清现状与差距,从而改变思维、调整策略、扬长避短是我们迫切需要的。

解惑:呼吁国家给与院士松绑

在我国代表科研工作的最高水平便是院士,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超级高知的群体中,一些摆不上台面的问题却制约着院士的进步,制约着我国科技、科研工作的进步。

支修益告诉记者另一个有关院士的尴尬现象:如今,科研人员一旦晋升了院士,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头衔便接踵而至,有些是自己争取的,有些则是行政给予的。在医疗卫生领域,一个院士可能是一家医院的院长、科主任。如果一个院士还在为医院的发展、科室的奖金所困扰,那么这样的院士哪里还有精力去做其所在领域的科研呢?

对于这样的情况,记者也深有感触。记者在一次国家卫生计生委的会议上看到,某新晋中国科学院院士的职务是某市卫生计生委副主任,同时任某知名大学教授,其他挂在各种一二三级协会的头衔更是琳琅满目。院士很忙!

对此,支修益直言:呼吁国家给院士松绑。如今,院士身上所承载的职务实在太多了,一张名片正反面都不够印的!那些本不该属于一名科技工作者的头衔已成为院士不可承受之重。反观国外,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科学家很少拥有多个职位。不少老外看到中国科研人员的名片甚至差异:你到底是做什么的?

授业:我们需要keyperson 先进的科研思维

在这样一个新形势下,能够组织这样一次诺奖峰会,可以说是我国鼓励创新、实现中国梦的一个很好的方式。但到底该怎么做,这绝不完全只是科学家的事。

支修益指出,几乎所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所在的实验室,都是国家级实验室,其所定位的选题都是人类前端性的选题。只有选在前端,才能取得成绩,才能对整个人类有所启发,做出贡献。

而我国更多处于一种各自为战的状态,彼此之间的联系相对较少,国家也不会给予每个实验室过多的投入。我们的问题主要在于,没有keyperson,没有keylab,没有keyteam。如此造成的结果就是,任务拿下了,布置下去了,流程走完了,钱也花完了,而得到的却是nothing。毕竟科研经费不是用来搞启动仪式的。支修益对此表示,我们需要探寻一种途径,集中国家的财力、物力,keypersonkeylabkeyteam去攻关解决一两个中国能够够得着的、能够走向世界的问题,否则没有意义。

在顾晋教授看来,先进的科研思维是我们当前所需要的。顾晋指出,无论是将诺贝尔奖获得者请到国内还是将优秀的科研人员派到国外,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去学习技术,而是去学习他们先进的科研思维。你在适应外部环境的同时,自己的思维方式也在发生着变化。再回到原来的地方时,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。

然而,不管给院士松绑,还是培养科技界的前沿思维和务实求是的诺奖精神,都不是单靠每个机构或部门一蹴而就的事情。需要合适的平台,创造合适的契机,唤起社会各方的合力。因此,在支修益看来,诺奖峰会不是小事,我们必须逐渐提升峰会的规格,使其上升为国家级别的会议。我们为什么不能把诺奖峰会办成医学界的博鳌论坛呢?

希望能通过此次会议使我国的科研环境得到一次洗涤,团队的责任意识再强一点,脚踏实地的科学态度再多一点。相信这不仅仅是顾晋、支修益二位教授的愿望,更是全国众多科技工作者共同的愿望。

事实上,本届峰会组委会也确实我们带来了更大的惊喜:为尽可能最大范围形成多方合力,除相关部委领导,五位诺奖得主,十余位中美院士将莅临峰会,还特别邀请了哈佛大学医学院MGH肿瘤中心作为2015诺奖医学峰会的联合主办方之一,联合主办协议日前已在波士顿签署。

MGH,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麻省总医院,这里曾经诞生了13位诺奖得主!而MGH肿瘤中心作为全美公认的权威肿瘤治疗中心、主导着全美规模最大的临床研究项目,每年有近400项临床试验。

这个选择的背后蕴含着更深层次的意义。顶级国际医疗机构的加入,不仅将为本届峰会带来全球顶尖的专家资源、前沿技术和先进经验,还将与中国科研机构、医院在基础研究和临床应用领域深度合作,充分整合双方优势资源,切实推进医学前沿技术、理念与国内医疗产业的融合,共同探索更加符合生命科学规律的医学发展新模式,福祉惠及国民乃至全人类。

但愿2015诺贝尔奖获得者医学峰会能够担当起传道、授业、解惑的重任,让中国的诺奖之路更纯粹些,更顺畅些!

本文由qy88千嬴国际官网发布于生活指数,转载请注明出处:诺奖之星,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医务人士应该什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